2021.09.22 生活分类的第一篇文章!

把锈湖里的“Mental Health & Fishing”疗养中心搬到这里来,用日志的形式记录一些生活琐事和想法碎片。


时间是2021年9月22日,回到德国的第3天。连续阴天了不知道多久,导致气温在十度上下徘徊,而今天傍晚难得出了太阳,忙完事情头上有些冒汗。

刚刚把走之前没来得及扔的一堆纸箱子扔到楼下,用公用洗衣机洗了走之前用的床单和回来路上穿的衣服。这些事情本来应该在第一天就处理的,自己却一直找借口路上挺累的想休息两天所以没有动。想了想这两天正是宿舍楼里大多数人要搬家的时间,估计都在用公用洗衣机洗屋里的床垫套、堆积已久的脏衣服什么的,觉得还是尽快洗了为好才强迫自己下楼。

不出所料,洗完的衣服又粘上了洗衣机里的毛线和脏东西,这就是我为什么对公共洗衣机深恶痛绝。从本科以来我坚持能手洗的尽量手洗,只把外套、很厚的裤子以及床单被套扔进洗衣机,加消毒液,用高温模式,可是还是觉得又恶心又无能为力。

最近宿舍的一年合同到期,本以为搬家之后终于能买一台属于自己的洗衣机了,开心得像个逃离苦海的洁癖,结果生活总是接连给我惊喜。先是发现自己申请到了学生宿舍,租私房的计划被取消;再是在签了合同之后从公寓守则里找到了致命的小字…

一小段话就把德国人的严谨用词看得清清楚楚,“jeder Art”把任何大小功率的洗衣机都排除在可用范围之外了,不给人留一丝希望;至于500W以上的IT硬件,恐怕是担心学生在宿舍里挖矿。


生活总是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让我一点一点失去希望的,每件坏事发生前都有一件不那么坏的事情作为铺垫,或者有一个明显的征兆,或者是一个不自觉的心理暗示,随后事情就顺理成章地向越来越糟糕的方向发展。突发的问题也并非不存在,但是这种慢慢演变的过程容易让人错误地以为事情还都在掌控之中,直到某时某刻完全失去控制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